Site Overlay

探索当代写意人物画的具象表现语境——解读史广信绘画的文本内涵【尊龙首页】

首页

【尊龙首页】保卫国家家园(中国画) 史广信21世纪初,中国山水画人物画的总体发展态势是强大的,而且其风格流派的演进节奏丝毫不逊于20世纪初叶西方现代艺术的历史发展。但在此过程中,徐悲鸿、蒋兆和所拓展的现实主义中国山水画人物画体系依然起着承托起到,也将中国山水画人物画引进到相似于现代的艺术语境之中。

在新中国正式成立以来的将近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东北地区中国山水画人物画创作沿承了徐、蒋体系,秉承现实主义传统,拓展出有极具新意的语言范式,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中占据举足轻重的方位,产生了诸如王盛烈、王绪阳、许勇、赵华胜、赵奇、孙志卓、陈涤、孙晓东、周士钢、李岩等艺术家和经典作品。随着这一体系的成熟期与发展,一些学术上的问题也适当而出有,时代在变迁,艺术在改版,面临中国画的文脉传统,面对现实的兴旺与疑惑,中国山水画人物画的前景和未来是一个有一点人们担忧和了解进行的学术命题。我感受到一股艺术变革的潮流已悄悄涌动,初贞端倪,这其中就有青年画家史广信。史广信出生于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黄土坎乡乌金塘村史家窝铺屯,那里坐落于辽西的边远山区。

隆冬时节他的祖父在结着冰花的玻璃窗上画出有动物形象,那朴拙而有意思的形象张开了他潜藏的艺术心弦。在鲁迅美术学院的自学经历,让他具有扎实的表现手法人物画基础,同时也颇受“鲁艺”精神的影响。他的中国山水画人物画的实验性展现出在两个方面:一是以抽象展现出的艺术手法,将从民间现实生活和传奇故事中的体验以及对历史、对现实的注目态度融合一起,以新的观念意识、笔墨图式和内在的思想情感、心灵意象互为结构,构成一种打破现实主义中国画既有的反感文学故事情节特征的新模式。二是这种实验状态使他的绘画与现存的风格流派冲破了距离,既注目现实又不图解现实,既展现出人物又不仿真人物,侧重主观意识、情感或激情的传达,在画面中谋求变革与生机。

比如,《中国回忆》系列创作就很好地反映了他在探寻中国山水画人物画当代改向过程的实验性意识。这一系列中的每幅画面、每个场景、每个人物,都是人们熟知且记忆深刻印象的,需要唤醒既有历时性又有共时性的情感回响。他在作品中既展现出采收、收成、打场、牧羊人、吊马掌、杀死年猪等千姿百态的劳动和生活场景,又展现出苦练把式、爆米花、买糖葫芦、扯铁圈、弹头玻璃球等市井万象。

在这些作品中,史广信营造的人物形象、场景和人物关系是表现性的,是对现实存在或历史再次发生的主观观照和情感获释。对照表现主义的一般性特征——南北抽象化,独立国家不存在的颜色和隐喻,背离细致和仿效;坚决形式准则而展开展现出和创作的反感心愿等,我指出史广信的中国山水画人物画的表现性最少具备以下偏向:独立国家不存在的颜色和隐喻,背离细致和仿效;展开展现出和创作的反感心愿;关心典型的和实质性的东西,而不关心显个人的和个别的东西;具有滑稽和风格无法解释的偏向;严峻的现实感,不是从任何自然主义观点看城市和后工业社会,而是要看见表象下面的永恒;突破传统的心愿和对新奇事物的渴望。这些特征在他的《秀》《童年记忆》等作品中都具有很好的演绎与反映。

当然,史广信的中国山水画人物画实践中的实验性在现实中不存在着相当大的风险。这种风险一方面是在自我风格构成中否需要反映民族传统的文化意蕴;另一方面是在奠定当代语境的探寻中否需要反映原创意象的心理结构。可以感受到,他在目前的创作中采行了折衷主义的策略,他需要抨击地承继传统绘画的精神,不为外在的图式化因素羁绊,理性地革新又不斩断与传统之间不存在的千丝万缕的关联。

这种关联在人物形象、色彩偏向、画面包含和主题意蕴等诸多环节上展现出得更为明晰。即便如此,史广信在艺术理念和方法上,在秉承的原则立场上,都干必不可少他自身的生命体验和生活经验,干必不可少他对于历史与现实的理解能力,他的绘画总体上是抽象的。一切绘画的源流皆来自无意识的生活的经历、印象、情感与冲动,所以他需要充份“自由选择精神再造或精神改版”的主题,这一点对于评价他的绘画特别是在最重要。像作品《保卫国家家园》《杨家腔儿》等所呈现出的艺术语言在表象上具备更加反感、更加有生气的创造性。

史广信的中国山水画人物画的色调甚具备现代意味,他的色彩既不是表现手法的也不是印象的,而是直觉的展现出和结构式的经营。非常丰富变化的墨色同胭脂、赭石、石绿、石青等颜色的运用,使他的心灵意象通过墨与色、色与色的交融、接入、重合原始地显现出来。这种原始的显出就是一般来说人们所能感受到的视觉光碟,静好的心态是喜爱画面后的最后感觉。似乎,史广信抽象表现性的中国山水画人物画艺术实践中,是中国画面向当代的一种自由选择,目的建构山水画人物画的新语境,把直观的现实重现为展现出的隐喻,从而使具体而微的生活和物像呈现哲学的意味。

所以,他需要退出图式的简单谋求简洁,退出色彩的纷杂谋求全然,退出现实的喧闹谋求静谧,退出表现手法的笔法谋求展现出……正是有了展现出的隐喻,也使他需要游离于宏伟故事情节和田园牧歌之外,在艺术中找寻到有意味形式的需要诗意栖息于的不存在之场。_尊龙首页。

本文来源:尊龙官网-www.vicloaded.com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